《过剩》



《过剩》是旧作《未果》的延续。我捡拾了身边被遗弃的水果和食材,略有腐烂之后翻模铸造而成,果实与玻璃共同存在于模具之中,伴随着窑炉升温,果实化为灰烬封存于玻璃之中。
被吃掉,还是归于垃圾桶,又或是沤肥再利用,这些所谓“废物”的命运及归属是人类所决定的,投射了人类的一厢情愿和自以为是。
我在此创造了一个隆重的仪式场域,将封存了灰烬的玻璃水果、结了水垢的玻璃杯碗,以及在废墟中拾取的盘子、烛台置于水泥餐台之上。邀请观者共赴这场“盛宴”,看似丰盛多样实则腐朽不堪。投射在玻璃果子之上的是它们鲜艳的“遗照”。
真作假时假亦真,镜花水月,皆是皮相。
人类因多余欲望而造就的这个日益膨胀不安的世界,充满了无处不在的比较、竞争乃至冲突。从这里,艺术家感到遗憾和惆怅,诸多联想也随之而来。



2022-2023